芒果椰子冻

13人,13年,我亲爱的少年们,十三周年快乐呀,大家一起继续冲鸭!!!

莫_忘我:

要活下去,要坚强。

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想。

只有活下去,才可以看到喜欢的人更加优秀的作品呀。才会有去见他们的机会,才会吃到更多的美味。

居北的小虫:

haya先生:

初中的时候,确实有过一段。。。。
不过是我单方面不理任何人😂😂😂
后来就看开了,手机不好玩还是电视不好看,人和人的交往只要你不理,不在乎,他就永远不可能伤害到你,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并且觉得很对。
后来再看看,呵。根本不存在的。
他们不敢惹我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我虽然孤僻,被孤立,但我成绩很好,非常好,就足以傲视所有人。
就比方说老师永远站在我这一边。
现在想想,毕竟还是不公平啊
后来进了一个重点,每天就是学习,一天下来位子都不挪一下。哪有时间相处

小贱文青:

就算只是为了“我”,也请努力地活下去


余生没有你

不懂明天我这里有没有居老师的海报,,,,
不懂起名字
就是忍不住动手了,从这个tag只有两个热度开始关注,真的太喜欢两位了,真的超级棒了,既然蒸煮和大大们都在发糖,那我甜又甜不过大家,,,,,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全文我xjb写,锅是我的,赞美是两位老师的

龙哥,你到哪儿了了啊,我去接你呗

不用,我已经快到酒店了

好嘞,给你挑的礼服合身吗,我觉得龙哥穿上一定很帅!

行了,就你贫,我到了,先挂了

那我下来找你呀!你在门口乖乖等我哦

朱一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白宇,看着左手边的礼服,朱一龙觉得自己手心在出汗。

龙哥!快下车啊,我们先去房间,让我看下我龙哥穿这件礼服是不是超级帅气!然后我们还要去现场看看布置,啊对了对了,还有菜品,还要去看我挑的胸花!白宇拉开车门,对着还没站稳的朱一龙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朱一龙默默地向上飘了个白眼,兑了个笑说,你慢点说,我年纪大了记不住。
谁说我龙哥年纪大了,我龙哥正值一枝花的年纪好么!
还有谁,不就是你天天说我年纪大么🙄
嘿嘿嘿,哪有哪有,龙哥我们先上去吧!

龙哥龙哥,你看我穿这个帅么!

朱一龙看着面前人,量身定做的礼服就是不一样,剪裁的恰到好处,十分的衬眼前人的身材。看似中规中矩的黑色细看便能发现用同色绣线绣在领口和袖口的花纹,暗红色的领结很是衬这个人的唇色,整个人看上去成熟而稳重,不过特意刮掉的胡子,却又展现出这个人的阳光和朝气,本是两种对立的气质,却在白宇身上融合在了一起。

嗯,好看

嘿嘿嘿,龙哥你快把我给你挑的那套穿了让我看看,快快快

唉,你真是

快嘛快嘛,白宇边说边把人推进了换衣间

朱一龙换完出来的时候,白宇正在翻看明天的菜单,不知道是不是菜名过于新奇,朱一龙看着白宇时不时的皱个眉,然后又恍然大悟的样子,看得真的很认真了,还会无意识的啃起手指来,朱一龙觉得白宇这个人真好看,好看到让自己移不开眼睛。

哎,龙哥你换好啦,怎么不叫我,啧啧啧,我就说这套一定很配你,哇,妈耶,龙哥你确实太帅了,你说你这么帅,还让不让我活了,完了完了,我觉得要被你抢风头了😱

🙄🙄🙄你可拉倒吧你。

走走走,我们去看下场地,还要确认下菜品呢

哎哎哎,把衣服换了

场地很好看,主道上摆的不是玫瑰而是灿烂的向日葵,甚至比镇魂杀青那天朱一龙送给他的还要好看,主台上放的是香槟玫瑰,淡淡的香味,飘在空中,若有若无,撩人心扉。嗯?还有一股浓烈的香味,好熟悉,抬头嗅了一下,啊,原来是栀子花,朱一龙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在那个洞穴里,工作人员不知从哪儿摘来的栀子花,味道浓烈而香甜,充满着洞穴,沁人心扉。不过今天这个好像有点刺鼻,朱一龙看着白宇手里的胸花这么想着。

哪有胸花用白色的?你这会被打的吧!说着用手轻轻推了下白宇的头,就像那天在片场白宇即兴的黑袍哥哥慢走,吓得自己下意识的推开靠过来的那团毛发一样。

没有啊,龙哥你看这周围不是还衬这绿叶嘛,而且总是千篇一律的红玫瑰不符合我气质!白宇笑嘻嘻的凑过来,把刚定型的胸花塞到朱一龙的口袋里。
朱一龙觉得可能是栀子花太香了,让自己的思绪开始飘荡。

龙哥龙哥?你怎么了?太累了吗?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就剩对菜品了,我自己也可以的。白宇伸出手在朱一龙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心。

啊,没事,就是突然想起来我们之前拍戏时的那个婚礼现场了。走吧,陪你去对菜品去。说完,朱一龙拉着白宇向前厅走去。

哎,龙哥我和你说,我本来想让他们弄点西红柿炒鸡蛋,土豆丝什么的接地气的菜品,他们都不同意,全体否决了我的提议!你说西红柿炒鸡蛋多好吃啊是不是!白宇气呼呼的,为大家否决了他的提议而愤愤不平。

你啊,我觉得他们没把你打一顿就不错了,哪有婚宴给人吃土豆丝和西红柿的。朱一龙咧着嘴,眉眼弯弯,眼睛里像是盛了一湾湖泊。

嘿嘿,龙哥你真好看,那算了,不看菜单了,我们回去吃一把鸡!

还吃鸡呢,这都几点了,你是准备明天顶着熊猫眼开始婚礼么,快回去洗洗睡了。用力揉了揉面前这个只比自己小了两岁的人的头发,嗯,手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好吧,那下次好了,龙哥我带你躺鸡啊!

知道了,赶紧睡吧!

朱老师,我来给你戴胸花吧,杨蓉手里拿着那枚胸花,朝着朱一龙笑了笑。嗯,好,别右边吧,左边有点疼。朱一龙扯着笑说。

杨蓉的手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朱老师,撑不下去你和我说,我在呢。说完,落手把胸花别在了朱一龙西装的右边。

没事的。朱一龙扯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笑。

龙哥龙哥,你好了吗?白宇几乎是撞开门冲进房间的,露出的牙龈显示了主人美好的心情。

好了好了,走吧,我亲爱的白宇先生。

朱一龙觉得把胸花别在右边是个明智的选择,好像感觉不到痛了。

朱一龙偏头看向白宇,心说我这也算,是和你一起走过红毯了吧,白宇,我是真的,心悦你。往后余生,我不再见你,却又会是处处是你。春华是你,夏雨是你,秋黄也是你,我的四季冷暖都是你。这一场相遇,白宇,我不后悔。让我再选一次,我也依然,不会改变。我能送你的,只有这么一颗心了。

婚礼结束后,白宇找了半天朱一龙送他的礼物,简简单单的样子,打开一看,只有两行毛笔字。了尔一生花烛事,婉转夫唱妇随。看出来字的主人是临时练的笔,但是生生让人看出来一笔一划中的真心。白宇想,这颗心,太贵重了,他白宇承受不起。



这样的太太,我觉得我怼一句白莲花没错!

pinocchio:


这位太太的操作我来给太太818。


 



  • 写了一篇RPS,标签带了朱白、龙宇、巍澜,在最后一章没有任何预警把演员写得了胃癌,演员去世。文热度三千多,评语一片和谐。还有妹子跟我说,这文最开始还带了白宇tag,有截图的可以补给我。(作者说没有,所以我划掉了。) 


  • 昨天大家怼他,我的理由是【写rps,带演员大名,演员本身胃不好,你写演员得了胃癌,把演员写去世了,演员是真人,大家很忌讳,要求太太删文或改成原创】。


  • 这位太太先是把LOFTER锁了,微博上还在。然后发得第一份道歉,把要求的妹子都一个个@出来,就三个字轻飘飘对不起,让大家去看白老师,不要生气了。并着重感谢了一位自己的粉丝。


  • 这位粉丝的言论我截图给大家欣赏一下。




  • 因为太太挂我,所以我就回挂了太太。在我的下面,太太问我她道歉了,我还想怎么样。这时候太太重新编辑了道歉LOFT,我没存图,但仍然没有提一句为什么被掐,通篇在卖惨,如果谁有截图可以补给我,我就如下回复了。


  • 最后太太补了理由,我就撤了挂她的LOFTER的TAG,本来事情算了解了。


  • 今早我发现这仍然是一个骚操作,太太的理由避重就轻,粉丝全在下面心疼太太,今早一看没经过昨天的粉丝,竟然以为我们是因为BE掐她的,我们是因为BE怼她的吗?太太签名求放过,我们白宇没几个纯粉,才真是求这位大粉太太放过好吗?


  • 本来这件事我已经不打算挂了,但这一波操作下来,对不起这个反派我当了。




  • 最后,我告诉这位太太 @牧羊_ 和她的粉一句,我为什么最初就怼她白莲花,因为不是白莲花干不出写RPS隐射真人,在真人就胃不好的前提,为了自己的萌点,把真人写得了胃癌——这种极端痛苦的死法,来满足自己的YY萌点,事后一句轻飘飘三个字对不起,呼吁大家去看演员就想把事情拉过,我都道歉锁文了你们怎么还能怪我,我太委屈了。


  • 忘记补一句,这个胃癌梗,还是太太和粉丝点梗选的,想到一群人一起YY演员真人得胃癌,在那爽,我的火就嗖嗖往上冒。


  • 这不是白莲花,那什么才能叫白莲花?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这句话是俗了,但真贴切。 


  • 这篇文我打了朱白和巍澜TAG,那是因为太太的RPS文就打了这个,我还少打了一个龙宇呢。我既然是要挂她,当然就是要示众了,我这个坏人当了肯定不能在这上面心软,谢谢。



  • 【顺说还有人拿她那篇YY白宇的小论文洗地,她给白宇艹了一个病弱人设,白宇只是因为拍戏所以胃不好,但真不病弱,拍霍去病得时候不知道多男人能吃苦,当时我都不知道男二是白宇,就知道导演因为演员敬业夸过男二,去TMD的病弱人设,这太太就是把自已的萌点强行加到演员身上,那篇小论文搞得好多人以为太太真认识白宇,太太事后那个道歉也是呵呵,我不想重点偏离才没有扯这事,竟然有人拿这个给太太洗地。】

    这个我本来不想提的,怕模糊重点,就补在这里吧,这是她对这事的道歉,你们自已看吧,给演员艹病弱不能吃苦的人设,微博上闹大了,不少人信以为真,才补了这么一个说明。真有人会以为对演员是好事吗?白宇为什么胃不好,就是拼工作,这么一个努力敬业的人,你们好意思给他艹一个病弱人设?


  • 太太二次元才适合你,随意YY,但真人不可以,萌真人是有底线的,为什么太太现在补上理由我也没删,就是放这里当个预警吧。


  • 萌RPS没问题,写死亡和涉毒,有一个掐一个,这是RPS圈公认的,至少是国内公认的。




怕是要控制不住写朱白了,,,

岁在清和:

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 。

去年他带着令主的小尾巴意气风发的说赵云澜前来报到,昨天他带着令主的小尾巴出人意料的发出了赵云澜的阴兵斩。

【“九幽听令,”那声音好像也不是赵云澜的,低沉中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沙哑,听在人耳朵里,就像是被锯子钝钝地锯了一下,“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三点多醒来,看了一眼就被攥住了呼吸,心里是满涨的酸涩,这种异样的感觉让人不知所措,只好没出息的边听边抹眼泪。

我想起别人问他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词,他张口便是,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

意难平不假,他委屈遗憾怕也是真的。

他比谁都想塑造那个天地人神皆可杀的镇魂令主,那个与三皇比肩承担三十六山川大河的端方君子,那个不负天命一肩挑起了天地重担的大荒山圣。

他能袍袖一扬招来天雷地火融了山海锥,能毫无畏惧闭眼跳下黄泉去寻回沈巍,能雷厉风行抬手便迎头甩给鬼面一记狠鞭以护眼前之人,他已是一介凡夫但胸怀胆魄仍是那个江河湖海都为之荡漾的昆仑君。

【血顺着锋利如雪的刀刃滴下来,天地幻灭,风云色变,三千马蹄阵阵轰隆着卷尘而来,阴冷入骨的风扑面而来,空气里,是带着一丝妄然的杀戮和森森血气。】

他是,镇魂令主。

虽然他现在只能演这个被编剧改的七零八落的赵云澜,没有镇魂令、镇魂鞭、明鉴表、阴兵斩,成了一介凡夫。但他依然有着当年昆仑君的胸襟和情怀,他一直都是那个堂堂正正的镇魂令主赵云澜。

是他,给了剧里的赵云澜原著的灵魂。

本以为一腔热血对他单方面爱慕是不求回报的无怨无悔,可他却跑过来安慰你感谢你说我也爱你啊,他说别哭啊我还是那个赵云澜。

何其有幸啊!

这种感觉让人似哭非笑,像是在凛凛寒冬里捧得一汪明火,又像是在酷暑伏天淋得一捧甘霖。

只能仰天大笑,没有委屈没有埋怨,有这样的沈巍赵云澜,从此以后我心甘情愿。

你还要我吗?

这篇是锐宏哈,还捎带了几句话的顺星,对,顺星,,,,
逻辑什么的是没有的,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儿,可能纯粹是被太太们虐的头晕脑胀的,xjbx的

…………

徐宏

所以,你不要我了是吗?徐宏

。。。。。好

再抬眼,杨锐只留给了徐宏决绝的背影,第一次徐宏觉得眼睛大并没有什么好处,只会在被风吹的时候落下更多的眼泪。
第二天,杨锐就搬出了他们的家。曾经的家
第三天,徐宏以身体不适为由请了三个月的假期,并提出希望调到蛟龙二队的申请
第四天,听说杨锐听他妈妈的话去相亲了,对方是一个很文静的小女孩。
………
第三十九天,听说杨锐要结婚了,,,,

我能怎么办呢,大年三十那天,他在家门口跪了两个小时,他妈妈就是不让他进家门,你说多冷的天啊,他就这么跪了两个小时。小惠看不下去了偷偷给我发的信息让我把他带回去,我赶到的时候,哈哈,我和你说,他就像是个小雪人一样,不大不小的雪已经薄薄的一层附在他身上了,他就这么孤零零地处在风雪中,却又透着一股子倔劲。我扶他起来的时候,准确来说是我把他掰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快冻僵了,看到是我硬生生挤出一抹微笑,说,没事,徐宏,没事,我再多跪几次他们就会同意的。
哈哈,你说他是不是傻。徐宏喝掉最后一罐酒,狠狠地抹了下眼睛,继续说,阿姨是铁了心的,无论杨锐怎么样做,阿姨就是不肯松口。每次他都被骂回来,看到我还要假装很开心说,我妈这次比上次好多啦,徐宏,我看我们马上就成功了!但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半夜他睡不好觉,偷偷爬起来去阳台抽烟,低头,发呆,他从来没有抽过烟的人,即使在最险恶的状态下,他是都会有办法的人,但是站在阳台上的那个人,却是显得那么无助,毫无办法的沮丧。我没办法看着他难受,我没办法,我想和他一起承担,我和他一起回家,试图打动阿姨,却没想到,让他受到更多的责骂。
终于,有一天,阿姨给我打电话说,徐宏,我想和你谈谈,就你一个人。那天阿姨和我说了很多很多,我本以为自己能够通过这次交谈为杨锐分担压力,试图让阿姨同意我们。但我没想到,一见面,阿姨跪在我面前说,徐宏,算阿姨求你了,求你离开杨锐吧!
我愣住了,我说阿姨,你先起来,阿姨,阿姨,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我和杨锐是真心的,这么多年,我和他一起出生入死,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们分开之后会怎么样,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分开过,阿姨,我和杨锐可以不顾其他人的想法,但是我们一定要顾及您和叔叔的想法,我知道,您很难接受,我也知道,我不愿意离开他很自私,可是阿姨,
徐宏,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你们还年轻,你们真的能面对以后的风雨吗?能承受的了那么多的流言蜚语吗,能承受的了那么多的世俗眼光吗,万一,万一有一天,你们俩谁先走了,能承受的了年过耄耋却膝下无子女的孤独吗?当初我不让杨锐进军队他执意不听,这么多年他经历过无数生死,我更是没有一天不担心,我只想他能有个正常的生活,有个正常的家庭,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徐宏,你知道杨锐有多喜欢小孩子的,你知道的。
徐宏,阿姨很喜欢你,我知道杨锐也很喜欢你,但是你们不能在一起啊,不能,真的不能,
徐宏,你们俩还年轻,未必就分得清习惯和喜欢,也许你们只是习惯了身边有彼此,习惯而已,总归,习惯总归是可以改掉的,阿姨求你了,离开杨锐吧,让他过正常的生活吧,你们本应该都是要娶妻生子的啊

是啊,杨锐那么喜欢小孩子,可我给不了,我以为我们只要过了阿姨这一关就可以,可我忘了还有世俗,我忘了,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这样是不正常的啊,,,,顾顺,你说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只能,还他一个正常的生活啊,哈哈,正常的,我们这样怎么就不正常了呢?不过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罢了,怎么就不正常了呢?就真的这么不堪,这么难融于这个世界吗?扛起抢能保护人们的我,怎么放下枪连杨锐都护不了呢?怎么我一直保护的人们,却不能给我们一点理解呢?
顾顺啊,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很操蛋。徐宏在说完这句话后,就趴在了桌上,顾顺以为他睡着了,正准备把徐宏扛走,却听到了,很隐忍地呜咽声,像是疼急了的困兽。叹了口气,拍了拍徐宏的背,顾顺觉得这样下去布星,反手就给队长打了电话,队长,你媳妇儿又找我喝酒了,都已经是这两个月第十三回了!再喝下去他就要胃穿孔了!你说你们俩怎么那么别扭呢!!!什么操蛋的世俗,什么操蛋的别人的言语,在一起的是你们俩,不是世俗!阿姨那边你搞定了么?!!!你俩能不能给我和罗星留点私人空间?!!!一个月找我喝十三次闷酒!十三次!!!队长你真的不心疼?
,,,,不心疼
?????不是,卧槽,杨锐你现在傲娇个啥?顾顺真是服了这一对,于是顾顺眼珠子一转,你不来接是吧,行,那我只能给那谁打电话了,我看他这段时间追副队追的挺紧的,每天早上这早餐送的,啧,我还以为他家住了个五星大厨,诶,徐宏,徐宏,手机给我
,,,,我去接,你们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你们家楼下的小馆子!哼,和我斗,顾顺开心的抖脚,哈哈哈,罗星我马上就解放啦!
顾顺

明天和罗星负重5公里
?????我说队长,不带这样的啊,人我都给你了,而且还在放假呢!
十公里
。。。。顾顺心里苦,顾顺要去找星星(罗星:?????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顾顺你这个月请睡沙发谢谢)
徐宏?徐宏?起来了,回去了。杨锐坐在顾顺之前的位置轻轻的给还在抽泣的人顺气。
回去,回哪儿,顾顺,我不想回去,明明,那里一点他的气息都没有了,但我总是能感觉到他在我身边,他说徐宏,我在,我难受,我看到那些东西根本没办法冷静,整夜整夜的都在想为什么。徐宏压根头都不抬。
我陪你回去,乖。杨锐把人从桌子上捞起来,准备带徐宏回去,谁成想,徐宏还保留着一丝意识,看到是杨锐,立马试图挣脱,但是失败,使劲咬了咬唇,他说,顾顺呢,怎么是你,我们已经分手了不是么?我不要你了,杨锐。你是傻还是贱?听不懂么,我不要你了。徐宏掐住手心,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
我们回家
放开我!你走啊,我都说了我不要你了!你怎么这么烦啊!
徐宏!事不过三,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三次了,我不想再听到。杨锐收紧手臂,压抑着内心的烦躁
噗,杨锐,是我说的不要你了,杨锐,你听不懂么,你现在这是干嘛,你不是走的很干脆么,你不是,你不是要结婚了么?徐宏突然浑身就泄了气,是了,自己为什么会拉着顾顺喝酒,是因为,听说杨锐要结婚了,哈哈,正常的生活
徐宏!杨锐顾不得许多,扛起人就往回走,脑子里只剩下徐宏说,我不要你了,杨锐。他觉得是自己一直太纵容徐宏了,才会让着家伙无法无天,是时候振夫纲了
杨锐你放开我!你!
拉灯了拉灯了。。。。

第二天,徐宏是在一阵饭香中醒来的,甩了甩脑袋,努力睁开眼睛,在看清那个忙碌的身影后,视线瞬间又模糊了起来。抬手抹点眼泪,咳咳,徐宏清了清嗓子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嗓子有点不对。。。。????昨晚发生了什么????徐宏只记得和杨锐在吵架,自己又说不要他了,后来,后来?卧槽?徐宏一脸懵逼。
醒了?先喝点水吧。杨锐听到动静后,拿了杯温水递给徐宏
徐宏觉得这样布星,于是他开口准备说话,杨锐,我不????
还没说完嘴就被堵住了
我不想听到那几个字,徐宏,你就真的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还是说你对我们的感情没有信心?为什么要放弃,为什么说不要我?你知不知道,我在听到你说分手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了,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坚持,因为我爱你,他们骂我也好,打我也好,看不起我也好,我都不会放弃,但我唯独,唯独没有想到你会说分手,你说我不要你了杨锐。你知不知道我当时真的,真的觉得心裂开了。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我妈找你了,徐宏,你觉得我们俩经历过那么多,有什么事不能和对方说?我不想你为我考虑为我好,你要是真的为我考虑,那就请你牢牢地呆在我身边哪儿也别去,不要离开我!知道吗!如果顾顺不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准备喝到死?你知道我每次看到你喝的烂醉有多心痛么?!听见你又哭又笑地叫我名字有多难受吗?
所以,,,真的是你,,,不是我的错觉?
所以,徐宏,不要再对我说那几个字了,我承受不来
可是,
没有可是,徐宏,我妈已经同意我们了,你躲不掉的,这辈子,我会抓住你的
真的?你不是要结婚了么?
是啊,和你啊
………

所以,你还要我吗?徐宏,你还要杨锐吗?
要,当然要,这辈子,下辈子,杨锐你别想逃!还有,刚刚那个求婚我觉得布星,下次得重来
我觉得挺行的
我不听,我觉得布星!
好好好,听你的
哼╯^╰

后来,徐宏问杨锐,你当时听到我说我不要你了,心里在想什么?
我只想把你艹哭,让你说不出来这句话。杨锐一本正经的回答,顺便翻了个身把徐宏压在身下
????你干嘛又
你刚刚又说了那几个字,所以,我要把你艹哭,我的副队!
你?!!!禽兽!!!!

叹息

糖糖糖,真的是糖
下次写锐宏,队长太帅了,副队太好了

杨锐,,,,杨锐,,,,徐宏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眼睛一下都舍不得转,生怕一个晃神杨锐就消失了。你睡的太久啦,我的队长,你都睡了快一周啦,怎么还不醒呢,我跟你说,你种的菜都要被那几个熊孩子给浇死啦,还有你家的猫我可是看不过来啊,每次我做饭的时候总要跳到锅边也不怕燎了毛,你看,我为了给你做饭手都燎出泡来了,你怎么还不起来帮我吹一吹,我的手艺最近可有长进了。我每天都有帮你打扫房间哦,被子晒的可暖和了,大家都有认真训练哦,你再不起来全队每个人的腹肌都要比你的帅啦!虽然你现在也没什么腹肌。

叔叔阿姨每天都来看你,你怎么忍心让他们这么为你担心呢,还有小惠,你说说你,她都有一个特种兵哥哥了,怎么能再有个特种兵男朋友呢,这不是加倍的担心么,你还每天拉cp拉的开心,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你说说,这么多年一起吃喝住的,我能不了解你?你就爱憋着自己,看看是不是憋出病来了,全队都当我是心理开导员,就你爱自己扛,什么事儿都不爱说,天塌下来了也不说,我跟你讲,天塌下来了,高个子的人先顶,等你哪天比我和石头高了你再自己扛,从今往后你不准再闷着自己,对了,我跟你说,这辈子,我徐宏除了你,我谁也不要,谁也不认,我户口本上配偶那一栏只能是你。你听见了么,杨锐,,,,徐宏就这么趴在床边,即使姿势很别扭但是他不愿意起身,因为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到杨锐的侧脸,他想过无数次,早晨阳光刚好,洒在房屋,一睁眼就是杨锐的侧脸,自己可以慢慢叫醒他,在他朦朦胧胧的时候偷个吻,起身准备两个人的早饭,或许那个时候杨锐不再害羞,会偷偷地从背后环抱住自己,用懒懒的声音说早安。也有可能是自己还没醒,队长就先起床,自己可能一睁眼就是杨锐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但不管是哪种,都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徐宏想,大概是今天风太大了,怎么眼泪被吹出来了呢,前几天都还好好的天气,,,,杨锐,我快坚持不下去了,你再不醒我真要奔溃了。你说你,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瞒着我呢,我最讨厌你这种全替别人想好了唯独没有给自己的路,我告诉你,你可不能丢下我,我可是在家里跪了一天才让我爸妈同意让你上户口的,叔叔阿姨那边我也说了,也帮你跪了,我跟你讲,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了。杨锐,杨锐杨锐…………
谁说的,我可没同意
不同意没用,我已经拿到,,,,,杨,,,杨锐,,,,,杨锐杨锐………徐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脑子一片空白,手举起又放下,哆哆嗦嗦,话都说不出来。医,医生,快来快来,徐宏想大声喊,却发现自己只能等发出气声,有那么一会儿,徐宏觉得自己不会呼吸了。起身去找医生,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人,结果不小心撞到了门上,引得那人一笑。那一笑好似终于敲醒了徐宏嗓子的开关,医生!!!!他醒了!!!!徐宏一嗓子吼了出来,然后深深地吐了口气。想很严肃的和杨锐谈一谈,却发现自己的嘴角根本压不下去,算了算了,严肃什么呢,又不是正副队,现在是杨锐和徐宏,是两个该互通心意的人,那么严肃干啥。
等做完一系列的检查,再到赶走那群叽叽喳喳的小子,安顿好长辈,落日的余晖整好铺在病房里,床上的人抿着嘴冲着自己笑,他说,徐宏,我没有食言,我说过我要看着你的。是是是,对对对,我的好队长,那你同意上我的户口本不?
不行
????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要上也该是你上我的本子╯^╰
………好的好的好的,队长说什么是什么ヽ( ̄ω ̄( ̄ω ̄〃)ゝ
哎哎哎,你挤上来干什么!我还是伤员呢!
你想什么呢,我的队长,你是安安稳稳的睡了快一个星期了,我这一个星期可是吃不好睡不好的,再说了,都要上户口的人了,还不能睡一起了还
……
……
徐宏,我们这不对
怎么不对了?你别和我说什么要生孩子什么的
不是

这和我想的不一样,不对,明明应该是你躺在我的臂弯里,怎么现在是我躺在你怀里了????
……那么,我觉得我们可以来实际证明一下,到底应该谁在谁的怀里(´• ᵕ •`)*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可行

。。。。拉灯了。。。。

徐宏你大爷!!!!!

看看看,我说是糖吧,我甜的回来的吧,哼╯^╰

叹息

好久没写了,最近掉红海坑了,,,来篇正副队吧那就
自从删减出来之后,正副队十文九刀,各位太太求放过好么😭😭😭
我也是真的不能再听李夏怡妹子的叹息了,再听下去要抑郁了都😭
我这真不是虐,我真的能甜回来的,我就是纠结锐宏还是宏锐而已!!!队长太特么帅了!但是副队也很忠犬啊!!相信我!!!!我会甜回来!

很难受,杨锐不懂为什么自己总会感到莫名的难过,像是有什么被埋在心里出不来,用力呼吸也没用,最后总是化成一声叹息,有那么几次,紧紧抓着胸口的自己差点觉得就要这么死过去了,多可笑,蛟龙一队的队长不是马革裹尸,反而是被莫名其妙难受死的。呵呵,杨锐忍不住嘲笑了自己一番。用力呼吸,最终只有一声别人无法懂的叹息。其实每天看着那群小崽子活蹦乱跳的,时不时皮一下,然后再了解一下各种负重惩罚什么的,没事再研究研究种菜,队长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还是不错的,除了,那时不时莫名而来的难过。
我才不要给你带那么肉麻的话
哎,不是,哥,你就告诉他小惠是最可贵的就好
……知道了
杨锐好像有点明白莫名的难过是哪儿来的了
徐宏

…算了

???

徐宏的眼睛一直都那么好看,那么大一双眼睛却没有一丝违和感,杨锐觉得那双眼睛里有这个世上最纯净的地方,明明已经是过了而立的人,看过难么多生死,那么多不堪,偏偏,偏偏那双眼睛依然看不出任何尘事,就像是未经世事的干净而纯粹的少年,只有坚定和热爱。所以当时自己才一眼就认定了自己的副队只能是他吧。所以,当杨锐看到在拆人质身上的炸弹时,会露出不该有的惊恐,可能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了,所以哪怕那枚导弹飞过来时,自己也只是回避了下而不是扔下徐宏逃走,所以在车上的炸弹快爆的时候,毫不犹豫把徐宏从车底拖了出来,哪怕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不是会被炸飞,所以在自己被拉出来之后,下意识的边扒土边喊徐宏徐宏徐宏,也许杨锐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那么的紧张和害怕。

队长,任务完成了

这一声队长,把杨锐的思绪拉了回来,是啊,任务完成了,是完成了吧,自己为什么,又开始难过了呢,徐宏,徐宏徐宏徐宏徐宏………难过的要吐出来了,跌跌撞撞的跑进厕所,蹲在隔间里双手拼命的抓着自己的头发,难过到不能呼吸,难过到张着嘴却不敢喊出声,难过到想就这么倒下,可是徐宏,我不会死,我想看着你,就看看你
终于埋不住了,终于骗不过自己了,自己潜意识里拼命压制的感情最终还是蔓延到没办法让自己再忽略了。我那么爱你,徐宏。想把你藏起来,想让你只看我一个人,想让你爱我,想让你做我的爱人,想每天清晨看着你的侧颜等你睁眼,想每晚肩上枕着的人是你,想一日三餐都是你,想这辈子都能和你柴米油盐的过,想能和你 我觉得可行,我觉得不行的吵一生,想和你做的事好多好多……但是我觉得不行,你看,小惠那么可贵,你看,叔叔阿姨等着抱小辈,你看,我们之间隔着星辰大海,你看,你这个爆破手还是没办法拆掉我这颗定时炸弹啊,你说怎么那么可笑呢,我真的不奢求什么,我只想看着你而已,你看,老天怎么就不给我机会呢。你们别踹门啊,破坏公务可是要写检讨的,唉……你看,还要我安慰你,别哭啊,徐宏,别哭啊,那双眼睛不应该哭的,没事的,我就是手有点麻,擦不掉你的眼泪了,别哭了,你相信我呀,我还没看够你呢,我怎么会,怎么会忍心闭眼呢,就是我有一点点累,你看我又是钻坦克又是跳飞机的,让我休息一会儿,就一会会儿,真的,啊呀,突然就感到轻松了许多,终于不是用那么用力的呼吸了,呼~~~
徐宏,我爱你。但是怎么办,我好像没办法告诉你了,抱歉啊,唉………